当前位置:榆林瑞丰有限公司-首页影视神的晚餐分集剧情介绍第17集
神的晚餐分集剧情介绍第17集
2022-09-13

道熙在与评审们吃饭时当众指出雪姬的图谋不轨,表示自己无法同她共同决策阿里郎的事务。晚宴结束后,雪姬在院子里拦住道熙,怒极的雪姬忍耐着向道熙道喜,恭喜她重整阿里郎。道熙也毫不客气的反击,两人针锋相对,互不相让。道熙警告她不要再动仁珠,雪姬立刻明白道熙此番做法八成是受仁珠鼓动,她不由大笑起来。

仁珠在萨纳来门口紧张地等待雪姬,雪姬明白她是在担心结果,称赞她仅靠阿里郎名将女儿的身份就成为最有力的底牌,仁珠听后很是得意,她说现在道熙因为自己没有空闲,她帮了雪姬这么大的忙,回报就是让俊英不能参加比赛,并立刻消失。雪姬同意了,但却想知道仁珠为什么要这么做,不惜损害阿里郎也要铲除俊英。仁珠说是因为俊英抢走载河,但雪姬却并不相信,说自己不和因为男人而做出这种事的人合作。仁珠正要解释,雪姬打断她,说这次就原谅她,下次再不能说谎。仁珠却说自己和雪姬是一样的人,所以雪姬才会原谅自己。仁珠正要离开意外看到萨纳来的练习室,她偷偷走进去看俊英的准备情况,得知俊英的菜谱后她有了计划。

载河将俊英送到萨纳来,对她辛苦的工作很心疼,俊英答应会注意休息。这时仁珠走来正好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,看到俊英手上的戒指,仁珠主动提出让载河送自己一程。俊英看着手上的戒指叹气,进厨房工作。权主厨还没有下班,俊英看着他做的料理,向他学习。两人正在做着料理,雪姬走来,看到俊英手上的戒指,提醒她在厨房应该去掉饰品。

载河送仁珠回去,他问仁珠为何频繁出现在萨纳来,仁珠避而不谈。她转移话题说起奶奶为两人的事担心的情况,流露出想复合的意思,还说自己从四岁起便爱上他,直到现在,载河沉默不语。仁珠下车后,载河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道允搬到阿里郎的宿舍,大家来帮忙,意外看到桌上摆的道允和智允的照片,得知道允还有个双胞胎哥哥,道允却夺过照片将人赶走。他来到哥哥的墓地,想将这里重新修整,因为哥哥讨厌黑暗。这时在仁打来电话,问他何时动身,并说自己已经订好机票,提醒他不要后悔。

俊英带爸爸来医院复检,爸爸自知自己撒谎的事,不想面对医生,拖拉着不肯去。俊英将他拽到医生办公室,让他看病。爸爸让俊英先出去,俊英正在等待着,医生出来了,在闲聊时医生得知俊英并不是在孤儿院领养的,而是被高在哲救回来的,很惊讶。俊英正要细讲,爸爸从里面出来了,忙打断她的话,催她离开。

载河为了让奶奶消气特意准备了她最喜欢的点心,但奶奶仍旧不高兴,却还是拿起来吃了。道熙来找她说自己想在比赛后接俊英回来,这次开发新菜单让俊英信心涨了不少,应该可以应付许多事了。但善大人却说这件事先放放,先考虑载河与仁珠的婚事。

仁珠练习比赛时的料理,俊英也在忙碌着。俊英想起海利使用过的针管料理法,消防他来做年糕里的酱汁。比赛日近,载河正忙得焦头烂额,奶奶打电话让他回家吃饭,并说俊英也会来,载河以为奶奶已经同意两人的事,很开心地跟俊英报告好消息,让俊英不要担心,自己会与她同进退。而另一边仁珠也接到奶奶的电话,心中有了主意。吃饭时,载河姗姗来迟,他看到仁珠和俊英身边都有一个空位,毫不犹豫便坐在俊英身边,俊英看到很开心。奶奶示意道熙说话,道熙说载河与仁珠将要在下个月订婚。俊英听后惊呆了,载河也很意外,不知作何反应。而厨房里大家很快便得知这个大消息,同事以为道允是喜欢仁珠的,便来安慰他,可是道允却在担心俊英的处境。

大家都对这个决定很满意,载河想要辩驳却被奶奶堵回去,道熙和丈夫看出载河的不对劲,雪姬很满意这个结果,笑着恭喜两人。载河突然站起来说自己不能订婚,大家吓了一跳,奶奶正要阻止,载河却说自己已经和仁珠分手,而且喜欢上了别人。仁珠故意追问,逼他说出那人是谁。俊英却再也坐不下去,提前离开。载河正要追出去,奶奶却拦住他,大家心中都明白了几分。俊英跑出去,正好遇到找她的道允,道允将她拉上车。载河追出来找俊英,仁珠爸爸叫住他,问是不是在和俊英交往,剧情吧原创剧情,载河不说话,仁珠爸爸又问两人为何分手,载河也不知如何解释,只说自己对俊英一开始便无法忘记。

道熙问仁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,为何不说出来,仁珠哭着说,自己知道妈妈对俊英的关心,怎么能说出来,故意让道熙以为因为载河的缘故自己才那么讨厌俊英,道熙听后果然更加心疼仁珠。

仁珠在院子里遇到载河,载河质问她为何这么做,仁珠却说自己试着不想喜欢载河却不能做到,只能这样做。

道允带着俊英来到哥哥的墓前,俊英对着智允的照片说话,道允体贴的给她留下空间让她发泄。载河来到多恩的店里询问是否见过俊英,却没有结果,只得继续寻找。

载河给俊英打电话,俊英却忘记带包,雪姬接着电话答应等俊英回来就通知他。雪姬意外看到俊英包里的挂坠盒,看到里面俊英小时候的照片,惊讶地发现这就是仁珠小时候的样子,她开始意识到俊英的真实身份。

道允一直坐在车里等俊英,心中爱着她却无法说出口,只能对着她的背景描画轮廓。他想起之前仁珠跟自己说的话,明白自己是怕俊英拒绝自己才一直不敢说出口。雪姬想起助手说过俊英是领养的孩子,又想起仁珠对俊英反常的态度,还有俊英与道熙的相像,被事实惊呆了,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两个仁珠。

仁珠爸爸在喝着闷酒,道熙走进来,仁珠爸爸问道熙是否生俊英的气,道熙却看得很明白,她知道俊英也是无辜的,并说自己一看到俊英就感到心疼,仁珠爸爸听后心中有了思索。